<track id="e1y43"><div id="e1y43"></div></track>

      <nobr id="e1y43"><address id="e1y43"><big id="e1y43"></big></address></nobr>

      <bdo id="e1y43"></bdo>

      <menuitem id="e1y43"><dfn id="e1y43"></dfn></menuitem>

      新闻中心
      经典百年 服务万家
      周镜钊:千锤百炼始成金

      人民日报客户端广东频道  2020-11-24

        工艺美术大师、国家贵金属首饰制作高级技师、国家职业技能鉴定考评员、国家职业技能竞赛裁判员,第44、45届世界技能大赛珠宝加工项目广东省选拔赛专家组裁判长……对这些,周镜钊只是笑笑。

        相比于解放前广州“金浦多过米铺”的时代,今天的金铺少多了。如今广州手工打金店铺林立最集中的地方就只剩下长寿路了。周镜钊说,过去这些打金店以铺面的形式存在着,很多都是由金银加工厂的工人自己开的,如果客人的铸造要求较高,还可以拿回厂里做。现在工人离开加工厂后,便将在厂里面的细分工作手法带回到长寿路的打金店里,以“作坊式”存在着。
        1987年,刚高中毕业的他成为一名税务人员,当他在《羊城晚报》上看到某首饰厂招收金银加工学徒时,性格安静且喜欢工艺的他,就报投了这份工作,至今已经干了快30年。打金师傅的严谨、认真、专注的精神和工作方法让他受益匪浅,令周镜钊的技术水平又上一层楼。
        “我告诉自己,一定要每天进步一点点。”周镜钊的不少技艺都是在做金银加工学徒时一点点“偷师”学来的。因为打金业很特别,为了安全起见,一般都是不转手制作,所以别的师傅的作品,作为金银加工学徒工都很难有机会细看。周镜钊为了让自己技艺更全面,不仅向自己的师傅学习女式首饰的制作,还处处留心向其他师傅学习男式首饰的制作。有时看上几眼,就记在心里了,自己再去钻研练习,失败了再做,久而久之,周镜钊成了全能手,打金的各个环节与技艺都难不倒他。
        2016年周镜钊入选广东省委宣传部指导、羊城晚报出版《岭南大匠》广东省手工制作技艺大师名录;2017年获得广州市工艺美术大师荣誉称号,并担任44届世界技能竞赛(珠宝制作)中国集训队教练组组长,以及担任“中金杯”第六届全国黄金行业职业技能竞赛裁判员;2018年3月被评为“全国轻工行业劳动模范”荣誉称号,6月获聘第六届广东省残疾人职业技能竞赛珠宝制作项目裁判长,7月被评为“广州市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手工打金制作技艺的代表性传承人”。 创作的20多件作品在国家、省、市工艺美术评比中都曾获得过金奖、银奖、优秀奖等奖项。
        “做我们这行,不能拍胸膛把话说到顶了,要留有余地。”周镜钊解释道,手工打金是个性化很强的手艺在这个过程中,会有不确定性,而顾客是否满意,又取决于要求与审美。经过周师傅的精心设计与细心制作,一枚造型时尚但不失形态的天鹅胸针很快就摆在顾客面前,顾客表示很满意。周镜钊最喜欢做胸针这类大型的首饰,“它可以表现出更多的设计与制作元素,除了要求线要直、曲线要流畅、面要平外,还有对称、渐变和立体空间感等,都让我做得更过瘾。”
        现在的周镜钊已经带出了20多名金银加工学徒。同时他积极与政府、企业、学校一起共同推动金银首饰制作工艺的传承与发展,参加“广州塔·非遗情”、琶洲广州国际文物博物馆博览会和“上下九·二十载·欢歌步行街”等非遗宣传活动,以及宣传手工打金文化题材的展演。利用“三八”妇女节、“七夕”节庆,为市民传播打金手工艺知识。他还多次接受广州日报、广州电视台等媒体关于手工打金和金银首饰传统工艺保护传承的采访,向社会宣传保护手工文化的意义。
        责任编辑:李刚
      a片毛片免费观看